Jin.

Rubber stamp&blahblah……

《恶作剧之吻》之2016重温

想哭QAQ虽然没有直树那么好,但是你也很好

call me JN:

对于台版恶作剧的爱我想我是不会停止的。而由于我乐此不疲的怀念和推荐,自己心里痒痒地决定重头再看一遍。知乎上的确不乏有人问,为什么它能成为90后心中的经典,为什么它对我们影响如此深,为什么我们这么爱它之类的,等等等等。


没忘记过台版《恶作剧之吻》的,不仅是不再少女却还是拥有永远爱湘琴&直树的隐藏少女心的我们,还有各个主创和主演。幸福小家的人每隔一段时间就重聚一次,五年十年,友谊不会被忘记。那我们难免会问,除了友谊,留给小综和依晨的真的没有爱情吗?


我不知道。但我知道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,在知道依晨订婚结婚的时候,还是会想要遥远年代爱着这一对可爱情侣的我们吧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的重温之所以让我有写点什么的冲动,就在于这是我第一次在甜虐甜虐的台湾偶像剧里,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。当然我只能承认这一点,我们长大了,想事情角度难免很不相同。不知道是自己开始变得现实,还是越来越害怕现实渴望童话,我在恶作剧之吻里看到了曾经忽略的一些东西,也巴不得它与现实里负的一面越接近和重叠,就有种童话真的会在自己身边发生的错觉。


不免想起前段时间在重温的是《情深深雨蒙蒙》,同样的一部可以称作为经典的言情剧。有人观后说,“羡慕你爱人的勇气,羡慕你被爱的幸运”。依萍的个性里的那份自卑,傲娇和别扭,仿佛在演绎着自己,可她的经历和结局给人希望,书桓的包容和喜爱是她的幸运也给她放下防备和“刺”的勇气;湘琴的命运则完全不同,她够傻,够坚强,够乐观,够直接,够勇敢,即使最后的最后幸福还是把握在她手中 -- 于她,我一直又怜又爱;而现在,我则不得不佩服、同情也羡慕着她。


最近发现,入戏的观众,有些不时地说出“直树是渣男”这样的刻薄话语;也有时在微博热门里发现被人大量转发的一个个直树的暖心小细节。事实是,直树的好我们一直都懂,一切美好的标签或许都能在他身上看见。可这次我看到更多的是他的坏。他很害羞,傲娇,毒舌,拒人于千里之外 (巧的是恰恰是我最喜欢的风格)。歌词里唱着的 "say that you love me, say that you care" 对直树来说太难,难到要用湘琴五年的时光才能换到。


那这是不是传统意义的坏呢?前几天和一个颇有阅历的姐姐聊天,谈起某一类有不同女生告白却从来不接受谁的男生。姐姐随口说道,你有没有想过,女生也不会平白无故地放下姿态告白。那么她们之所以这么做,或许是因为这个男生经常喜欢与她们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:一边给人以“噢他一定喜欢我的错觉”,一边享受被包围和喜欢的优越感觉。装傻,拒绝,又给一点甜头的做派就是他们的惯用伎俩。(当然,或许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这样的人)


直树,我为什么会联想到他?我当然不是说他有任何类似的潜意识或者做法。我只是渐渐相信,如果一个男生喜欢你,他不会玩暧昧,给你一耳光又喂你颗糖;那么-- 他也绝对不应该让你在单恋里煎熬难受,让你一个人去承担所有的辛酸无助。所以,如果直树动心和在乎湘琴,就不该让湘琴吃尽苦头(难道是传说中的“暧昧让人受尽委屈”.....?)。 有人说这是他性格使然,哎,是啊,只能说多可惜她们没有更早一点享受恋爱的甜蜜(酸臭哈哈)。


另一边,湘琴的坚强乐观我们都看到,但无法忽视的是她也曾一次一次自我怀疑 --自己真的要这样执着地喜欢他吗?当直树在网球场上抱起她时,慢镜头的她用着那样深情的眼神看着直树的侧脸,心想“神啊,如果我说我好像越来越喜欢直树了,您会不会生气啊”。第一部结局时,她哭喊着说“可是你就是不喜欢我,我有什么办法”让人心疼到极致。湘琴毫无疑问是无助的也是无可奈何的。开着上帝视角的我们,在点滴之中看到直树的改变是多么欣慰,而湘琴,笨蛋湘琴却领悟不到这些。因此这个故事里,是直树的幸运,是湘琴的勇敢,未免让我有了更多感慨和惆怅。


我一直认为台版改编得很好。第一次直树亲吻湘琴,是当她说自己要放弃喜欢直树还要去大学里找到比他更好的男人时。直树冲动之下给了湘琴一个恶作剧的吻。“第二次”的吻,正好也是在直树知道自己可能马上要失去这个早已习惯的人时,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和惶恐让他清醒,给了他勇气,把握住了拴住湘琴也抓住幸福的最后一次机会。我很想看到他恍然大悟般地敲一下自己的脑袋的画面,“原来自己才是那个笨蛋啊”。


除此之外,这一次重温也是我第一次体会,阿金对湘琴的爱不再是好笑的笑料和插曲,而是现实里最最难得的真心。我突然问,湘琴和他在一起真的不会幸福吗?朋友毅然地说,不会。仔细想想,那倒也是。她可是笨蛋湘琴,但她就是笨得太聪明,对自己的心足够了解。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接下来是题外话了,不知道同样爱《恶作剧之吻》和《情深深雨蒙蒙》的姑娘们有没有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。事实就是,我们好像骨子里渐渐地有了依萍的自卑、骄傲和脆弱(zuo),但偏偏常常在被书桓感动之前,爱上像直树的那一类人。幸运和勇气,什么时候可以降临?可以称一点少女心去交换吗?




记于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 北京

评论
热度(11)
  1. 凯旋而歌call me JN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Jin.call me J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想哭QAQ虽然没有直树那么好,但是你也很好

© Jin. | Powered by LOFTER